露从今夜白

杂食属性,慎关

《荼陵旧事》番外之轮回

张晓波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出现在车厂了。

所有人都知道,那是因为他和谭小飞吵架了。

不同以往的斗嘴瞎胡闹,这次两人简直吵得天翻地覆,几乎要动起手来。没人敢上前去劝架,他们甚至不敢相信二人会闹到这样不可收拾的地步。

大家嘴上虽然不敢说,心里却都隐隐觉得,张晓波和他们飞哥这回是真的要完蛋了。

而对于这样的结果,阿彪是第一个拍手称赞的人。他和张晓波像是上辈子有仇一样,从认识的那一天起就开始不对付。飞哥哪哪儿都好,就是挑对象的眼光不咋地——这是阿彪一直以来秉持的观点。

侯小杰和他的想法倒是背道而驰:“你对晓波有偏见,快别说飞哥了,你自个儿眼光更不咋地。”

乔玮没心情听他们嘴炮,顺手捎上手机,...

2 38

【袁许】《漩涡》(原剧向,HE)

第十五章、所谓英雄救美

麻药褪去,袁朗从沉睡中清醒过来时天已经大亮。江阳十分高兴,第一时间冲进病房里嘘寒问暖。许三多跟在成才身后,他的动作看上去很迟缓,表情也说不上是开心还是不开心。

袁朗半躺在病床上,脸色依旧有些苍白,精神头却还不错。看着三人进屋,他的视线直接略过跟前的两抹橄榄绿落在门口那人身上,上下打量片刻,疑惑道:“许林,看见我醒了你不高兴?”

许三多摇头:“没有不高兴,我就知道……我就知道你会好起来的。”

袁朗蓦地笑了起来,对成才道:“你们也累了,先回去休息吧。”

江阳皱着眉头,内心十分不赞同袁朗的提议,正想出言拒绝,却被成才拽住领子一把拖出了病房。许三多看看成才又看看袁朗,...

13 32

【袁许】《漩涡》(大写的HE!)

第十四章、你算老几?

雨后的空气极其潮湿,许三多无声穿梭在丛林里,昏暗夜色为他的追踪增加了不少难度,好在多年的深入经验让他做起这些事来已经轻车驾熟。

二十米后,几个人明显开始放慢了步伐,此时的许三多几乎已经能够肯定这群人是冲着江阳去的。而就在此时,林中突然传出一声枪响,许三多惊讶地望着不远处的一名黑衣敌人栽倒在地。根据子弹的方向判断,毫无疑问,这一枪来自暗处的江阳。

通话器中恰好传来袁朗的询问声:“许林,你们那边怎么样?”

许三多没有来得及回答,更没来得及思考,常年穿梭于枪林弹雨中的警惕心令他下意识厉吼出声:“E点狙击手撤!”

果然,话音落下不久,山谷间瞬间响起一阵爆炸声。众人讶然望...

23 28

【袁许】《漩涡》(原剧向,HE)

第十三章、空欢喜

楼下院子里,风轻月朗,蔷薇花正值尾期,颓废地趴在藤蔓上摇摇欲坠。

袁朗望着许三多,轻拍了拍身边的石凳:“我想和你谈谈。”

“是,队长。”怀着忐忑的心情,许三多乖乖坐下。

袁朗露出笑意,随口道:“刚刚接到任务,明天一早,我们要前往辐射矿山。”

一听和任务有关,许三多魂不守舍的表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。

袁朗继续望着他,低沉道:“可是你现在的状态,让我很担心。”

许三多心猛地一跳:“队长——”

袁朗抬手打断他:“三多,能不能告诉我,你究竟在顾虑什么?在害怕什么?”袁朗的话语透着暖意,带了股劝哄的味道,温柔到令许三多几乎说不出话来。

袁朗也不催促,二人就这样静静对望着...

17 24

【袁许】《漩涡》(原剧向,HE)

第十二章、吴哲的计划

“他为什么救你?或者说他怎么救的你?”

袁朗的询问声瞬间将许三多拉回现实,望着自家队长充满不解的目光,许三多却有些懊恼。因不知该如何向他解释那件事的整个过程,只好顾左右而言他:“这些都不重要的,重要的是他背后有个神秘的国际雇佣兵组织。”

话题转换得生硬又刻意,许三多的小心思似乎总能让人一眼看穿。袁朗有些无奈,却也真的没再追问,而是顺着他的心意将话题引向那个神秘组织:“所以这就是你的顾虑?”

许三多点点头,正色道:“据我所知,他们从不接中国人的生意,或者准确点说,是不接中国境内的生意。”这才是最令许三多感到不解的地方。

袁朗听完却神色淡淡:“这也是你那个朋友告诉你...

12 24

傅璎的《长相守》目前在修大纲,更新日期不定。

2 4

【袁许】《漩涡》(HE)

第十一章、雇佣兵朋友

“我不明白你的意思。”许三多面色呆滞,那是他感到疑惑时常有的表情。可实际上,他又怎么会不明白吴哲的意思?或许不止是吴哲,对于自己无故失踪的那两年,袁朗他们应该也很不解,只不过自己不说,他们也就没有追问。

吴哲仔细打量着许三多,像是在确认他言语间的真实性。许三多回望着他,目光一派坦然,吴哲终于败下阵来,低头咬了口火龙果,随意道:“那就好,我还以为是上头发现了你和烂人的事,才想出来这棒打鸳鸯的馊主意呢。”

许三多神色一顿,皱眉道:“吴哲,你别胡说。”

“难道你们——”吴哲这才注意到许三多过于严肃的神情,当即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。

许三多摇了摇头,目光在那一刻变得深沉而...

13 30

【傅璎】《长相守》(重生,HE)

第七章、危机

当琥珀战战兢兢地跪在堂上指认自己的“罪行”时,魏璎珞多少是惊讶的。她从前只知琥珀愚钝,却不知她竟然愚钝至此。前世到底是在皇后仙逝之后才显露出真面目,不想今次却如此迫不及待。


“皇上,奴才……奴才曾亲眼目睹魏璎珞绣了一个扁豆蜻蜓图的香囊,赠予傅……傅恒大人。”


弘历冷眼望着她,语调沉沉:“你还有何话要辩解?”


魏璎珞思绪转了又转,想到傅恒的叮嘱,终是正色道:“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。真相自有大白的一日,奴才无话可说,无话可辨。”


弘历脸色愈发阴沉,眼中暗含失落,很快又转为狠厉,死死钉在了魏璎珞身上:“既然如此,来...

【袁许】《漩涡》(HE)

第十章、风雨欲来


“Z局一大队的人员筛选,那边属意你,你怎么想?”A大队办公室,铁路吞吐着烟雾,双目锐利而莫测。


许三多沉默片刻,摇头:“我只想留在老A。”


透过淡淡青烟,铁路的表情逐渐变得模糊不清,有些沉郁,又像是不忍。紧接着,许三多听到他缓缓开口,语气里蕴含着深深的叹息:“三多,你在耽误他。”


许三多呼吸一滞,麻木感瞬间席卷全身。


你在耽误他。混沌不清的脑海中,唯有这几个字一笔一划,清晰可辨。


铁路的话仍在继续:“他是我最得意的一个兵,未来也有很长的路在等着他。”


“三多,我也...

16 35

今晚更《漩涡》,我永远爱袁许!

15 9
 
1 / 14

© 露从今夜白 | Powered by LOFTER